您的位置: 牡丹江资讯网 > 星座

【七色】小小说三则(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9:28:00

从车上下来时,镀膜玻璃映出了他的面容,有点凶神恶煞的样子。这是因为刚从狱警的监控下逃脱,紧张兴奋的劲头还没有过去。他对自己说。
有几天没这样畅快地呼吸了,秋风吹得大杨树的叶子哗哗响,有一片在他眼前飘飘荡荡地落下来,一路张扬着自由的喜悦。想起那些还在狭窄的铁窗后面遥望落叶的狱友们,他不禁微笑了,骂一句:“杂种们!再见啦!”
虽然昨天放风时,那个找茬给他开小操的狱警低声给他通了消息,告诉他今天指认现场时有人接应他逃跑,他也绝没想到会有这样顺利。像那个狱警说的,警车在途中熄火了,他乘机钻入小巷没命地跑,出了那条巷子就有这位恩人大哥开车接应他。安排得太严密了,狱里狱外配合得一丝不差,看来恩人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,这事被他摆布得严丝合缝,没准儿还是个大官吧。
他穿过绿化树篱往后面的住宅楼走,手揣在衣兜里,左手攥着一段尼龙绳,右手摸到了刀柄,回想着刚才他跟那个大哥说的话:“大哥,兄弟要是逃出命来,下半辈子甘愿给大哥做马做狗。”
“说远了,该谢的不是我。我按照吩咐已经给你定下了机票,然后送你去另一个城市的机场。时间还有富余,吩咐让你给找一回人。”
“我听大哥的。”
“前边那三栋楼房,中间一栋靠东头的一楼东室,现在里面只有一个老头,你去找他。这是钥匙。”
“找到他,你让我怎么办?”
“把他弄成自杀。”
“嗯。”
“完事以后,在这条路右侧往北走,我开车绕一会儿,大约一刻钟绕回来,记住,右侧的车门没锁。”
“嗯。”
“给你准备了工具,你带上吧。”
一个你不认识的人,他什么都替你安排好了,让你从狱警的眼皮子底下逃脱,开车接应你,拉你到异地赶飞机。你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,感动得说话都打颤,甘心给人家做狗,以为飞过一段蓝天,你就可以自由了。但人家只是一个吩咐,仅仅是一个吩咐,一下子你这个人就不值分文了,就又是那个人所不齿的杀人犯了。今夜重又走进风雨。
命运安排的是一连串的陷阱,你陷进头一个,就有这第二个。自从入室抢劫犯下命案,他躲在这个城市已经快五个月,抢的那点钱早花完了,这次是在早市上抓了一把小贩钱匣子里的钱,被协警抓了关起来的。单是这件事也没什么,至多关上一阵就没事了,他担心把前次的命案扯出来,那次干得太不利落了,像开了肉铺一样,他也受了伤,现场留下的证据太多,公安局可不是白吃干饭的。
自由行走的一瞬间,他甚至想不去找人了,不进那栋楼房,一直从这片住宅区跑出去,找个地方藏起来,然后再想别的对策。但是那张飞机票的诱惑实在难以抵挡,他往第二栋楼房拐去了。
开门声没有惊动主人。书房的门开着,有个瘦弱的老人正在写什么,他过去,老人这才发现进来的是个陌生人,惊异地睁大了眼睛。他不说话,径直过去搂过老人,用右臂弯扼紧他脖子,左手掏出那段绳子,套在他颌下,然后背起就走。老人被拖着,发出呜呜声,两手胡乱抓着,抓到他身上软弱的像是鸡翅。他把勒昏了的老人挂在了窗帘后面。
沿着人迹稀少的路往北走,他觉得老人那双死羊一样的眼睛还在眼前晃来晃去,回想起刚才的所作所为,他干的,是罪恶的勾当,尽管他不具备善良和德行,可他干的确实是罪恶的勾当。眼下发生的事都是为什么呢?他的恩人不像是全为了帮他,只是顺便要他杀个人吧?他杀的那个老人是个什么人呢?他想不清楚。
那辆汽车从身后开过来,减速了。左手拉开车门的一刹那,两支枪口抵住了他,枪声响起,他只来得及掏出刀子,就暴睁着双眼栽进车里。
第二天,秦城日报刊出不相干的两条新闻:
……嫌犯在指认现场的途中脱逃,四十分钟以后,被武警在外环路上击毙。据查,罪犯是网上通缉的流窜杀人犯。
市检察院顾问刘xx因患抑郁症,在家中卧室里自杀身亡……

【偷也无妨】

这是个落着小清雪的冬日傍晚,宝根在潮湿的街道上走,口袋里揣着那份自制的经营报表,神情沮丧而不安。他不出声地数落自己:咋就这样熊呢,前年亏了三万多,去年亏了两万多,今年又亏差点两万,就算表姨夫表姨不说啥,你对得起人家的善心吗?
宝根自己也说不清楚,表姨为什么会喜欢上他。三年前,他初中刚毕业,正打算跟着小伙伴出门打工,轻易不回乡下的表姨就回去了,问他愿不愿意学学做生意,然后把他带回到这个城里。一家人乐坏了,眼巴巴地看着他跟着表姨夫去花花世界挣钱。他的表姨夫,是城建局的头儿,胸有城府人又和气,据说是市长手下的头一员干将,总管老城区改造工程。报纸广播早就把表姨夫给炒紫了。
表姨掏钱让他去培训,然后装修店铺,进货,到了十月底,这个城市的商业街上就多了一家气派的箱包专卖店。一开始,表姨空闲了也会到店里来,帮他招揽顾客,查看店里的货品成色,再往后就没那么多闲空了,要健身,要做皮肤护理,还有三缺一的麻将局总是喊她去凑手,慢慢的,表姨把这一摊子全都交给了他,只是每个月来给他发一回工资。
商业街上,左邻右舍的生意都比他家好,人家的店铺总有顾客进进出出,唯独他家门前冷冷清清的。第一年干下来,净亏了三万出头,他满心愧疚,只等着听表姨夫表姨责怪,没想到表姨夫和和气气地跟他说:“这很正常啊!消费者们都相信老牌子的商店,对一个新开的店铺一时还不认可,别灰心,守着吧,时间长了就好啦。哦,亏损的事,你不要往外说,不要影响自己的声誉呀。”
但是第二年又亏了,表姨夫还是没怪他。今年一年,宝根处处精打细算,甚至把箱包里填充的碎纸都卖废品凑上了,还是亏了一万多。他无精打采地低头走,一忽儿想到生意亏了,自己的工钱却一分不差而心里不安,一忽儿想到过一会儿表姨夫能说些什么。
正走着,旁边的一家美容店门开了,出来的正是容光焕发的表姨。他叫一声“姨”,还没来得及说下句,门里面又出来一个女人拉住了她,“姐呀,我侄儿那事,还得拜托你问问咱局长吧。”
“你的事,我哪能忘啊!个人资料早就带上去了,只是,形象照似乎不太好,眼睛像是没睁开!”
那女人说:“是吗?我快让他再照一张去!”说着匆匆走了。
表姨跟宝根说:“切!不睁眼睛的!这年头哪有两盒营养品就想找人办事的?”
俩人慢慢往家走,拐进巷口,已经看见家门了,就见一个汉子拎着个白包袱从门里出来,宝根认出那包袱皮是表姨家茶几上的桌布。表姨喊了声:“谁呀?干什么的?”那人慌忙将包袱甩到肩上跑起来,表姨又喊:“抓贼呀!抓贼呀!”宝根早就箭一般地窜了出去。
那贼已经不年轻了,肩上又搭着包袱,跑不多远就被宝根追上了,伸手一扯,包袱落地散开了,宝根也懵了,只见一捆捆的钞票散了一地,都是红亮亮的百元大钞,他顾不上捡钱,上去就扯住了那个贼,抡起巴掌要胖揍他一顿,随后跑来的表姨喊住他,气喘嘘嘘地说:“让他走……让他走啊!”
没想到那贼反倒不走了,也喘着气喊:“你家……比银行的钱都多!足有几百万……我又没都拿走……拿你这么一点……又追又打的,这公平吗!”围观的人就哄起来,有人呼啸有人吹口哨。
不用说,事情闹大了,表姨夫当天晚上就被检察院请了去,表姨一下子老了十岁,神情呆滞得像得了傻病。宝根这个悔呀!追贼干什么呀?让他跑了不就啥事没有了?唉!肠子都悔青了……
但是第三天,表姨夫气定神闲地回来了,他跟组织上说,那钱是他妻侄的,是开品牌店的几年所得。事情弄明白了,那个贼傻眼了,乖乖地蹲在拘留所的号子里等待处罚。
咦!看咱表姨夫,这人真餮!

【护身符】

中午放学回来,儿子意外地带回了同学的老爸。那是个黑瘦疲惫的庄稼人,看不出有多大年纪了,拘谨而木讷。我递过烟盒打火机,他不要,说是总咳嗽不抽了。
儿子追到厨房悄悄地对我说:“张强不知道咋的啦!他老爸来了理都不理,他咋这样啊?”
客人吃得很少,他好像忧心重重。儿子走后我跟他唠了一会儿,我说孩子们现在是高中生了,学习压力重,有个周到不周到的,就别计较了吧。我家这个也有过犟牛的时候,过去了,就忘了,自己亲生的吗,哪能记得住?
他打了个长长的嗨声,欲说还止。末了,还是说出了事情的原委。他说不怪孩子,都是他整下了糊涂事,伤了孩子的脸。
他在那一片十里八村有些名气,人们都说他道行挺深,哪家大人孩子生病了,或是哪家六畜不顺丢了东西,都要找他去跑上一场,烧香、祷告、请神灵。张强上初中以后不让他去了,他也就真的有三、四年没干过了。
一整呛咳上来,他跑到卫生间去咳嗽吐痰。
我这才知道,他是个神汉。
咳过以后,他气息有些急,脸上还有了一些红晕,看着气色像是好多了。他坐下来接着说。孩子是每半个月回家取一回生活费,前天是星期日,张强回去了,他只给预备下一百三十元。孩子没嫌少,他心里不安,这点钱就是吃最便宜的饭,也不定能够半个月。正好村长的老娘病了,老太太非让他给掐算掐算,他瞒着家人就去了。老太太虔诚,案头上不仅有香案,还供着一方肉,绑着一只活鸡。他点了香,用鸡冠血祭过神明,认认真真地弄了一场。本来拿着鸡和肉走人就没事了,又偏偏脑子活了一下,想找老太太要一百块钱,贴给儿子当伙食费,儿子就不至于挨饿了。
偏偏赶上老太太手头没有,就打发孩子找她当村长的儿子要去。赶巧了村长正跟镇里派出所的人喝酒,听孩子一学说就炸了,把他揪到村委会,铐在大门的铁环上铐了半天,招得一村人看热闹。下午回到家,张强早就跟着拉沙子的车回县城学校了。
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,他又到卫生间吐痰,再回来时,我见他嘴唇上像是有一星血丝。我说你总这样咳可不是个事儿,快到医院看看去吧。
他淡淡地说:“吃了不少药了,吃了也不管事,干脆不吃了。咳过劲就好了。”
我看他没精打采地样子,就想着安慰安慰他,我说迷信活动由来已久,也可能是古老文化的一部分呢,像我们文化局里,研究民俗的那个老王,就专爱研究命理。他听了这话有些激动,眼睛似乎都睁大了,说:“给我个笔,我写个八字让那个先生给推算推算。”他在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下丁亥庚戌己巳庚午八个字,再三拜托我费心,让那个专家好好给看看。我心里暗暗好笑,怎么这跳神的跟算命的真是近亲吗?看他那个着急劲!
第二天我把那张纸放在老王的眼镜下面,他粗粗看了一下就说:“这个八字好!是谁的?”
“别管是谁的,你就给看看怎么样吧。”
他用笔点着指头节算了一遍,“确实是好!将来恐怕是大有成就啊。”
“将来?他都老了,又穷又有病的,能有个啥样的成就?”
“不可能吧,这个命造正走向旺运。十七岁?还是七十九岁?”
“你就瞎子算命两头堵吧!给写上两句,你那些疙瘩话我不会学舌。”
于是老王在那张纸上写下:身印均旺,食伤贴身有根,大有成就之命。
几天以后张强爸来了,拎着一兜红薯,说是让我们尝尝鲜。我拿出那张纸给他,并对他说他的命很好,是个有作为的命,他激动得脸上又有血色了,走路的步态也比以前精神,好像前面真有个大好前程等着他,引得我一阵窃笑。
这个冬天特别冷,雪下得也比往年多。期末考试的前两天,儿子回来说:“张强的爸死了!”张强回家奔丧,没有参加期末考试。
考完最后一门功课的当天,儿子就跟几个同学联络好,去张强家看张强。十七岁的少年是个尴尬的年龄,心智还没有长大,行事偏偏要学着成人,他把储钱罐打开,倒出一堆零钱清点,问我一百二十元钱凑个份子够不够。我刚想问他想要多少钱?他又说算了算了,这事不能让老妈出钱。我把那一堆零钱给换成了整钱。
儿子回来时很感慨,他说张强悔恨得不吃不喝,直打自己的脑袋。他爸得的是肺癌,早在半年前他自己就知道了,没告诉任何人。他拒绝治疗连药都舍不得买,直到最后不行了才跟张强妈说实话,说这病就是填进去一座金山也治不好,不能瞎花钱,不用上医院,他愿意把气咽在自己家的土炕上……
正月初十那天张强来道别,他背着行李拎着包要到曹妃甸打工去。儿子看见他毛衣外面吊着一根挂链,就从他脖子上摘下来看看。我见那是一根水泥袋子的封口线,很结实,中间吊着一个小小的扁盒,拧开,里面赫然是那张写着八字的纸。
“阿姨,我不信世间真有神灵能保佑谁,妈说这是爸亲手写下的我的八字,我把它当成护身符吧,带着它穿行在异乡的脚手架上,心里就不会空。”

共 472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三个故事,似乎都“不按常规出牌”,有着出人意料的结局。然而,正是看似“峰回路转”背后,隐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“秘密”。【帮手】中的“他”,因“入室抢劫犯下命案”潜逃了五个月后,又因小偷小摸被抓,正在担心之前的命案败露,遇到了“帮手”……一切超乎想象的“顺利”之后,却是惊人的阴谋;【偷也无妨】中的“宝根”却经历着另一种表面上是在受“恩惠”实则被利用的“幌子”的角色;而【护身符】中,那“八字”的再次出现,更加无情地讽刺意味令人心伤又心痛。三个精彩的微小说,推荐欣赏。【编辑:三微花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42 2 】
2 楼 文友: 2014-04-2 10:2 :18 嫌犯在指认现场的途中脱逃,四十分钟以后,被武警在外环路上击毙。据查,罪犯是网上通缉的流窜杀人犯。市检察院顾问刘xx因患抑郁症,在家中卧室里自杀身亡 欣赏问好!小儿脾胃虚弱的治疗
治疗老年血管性痴呆
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是治什么病
小孩腹胀不爱吃饭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