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牡丹江资讯网 > 时尚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面见斧王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3:34:20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面见斧王

【.】,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!

魔修会开始了。

来观战的人很多,魔战台周围都是空旷的场所,原本是有一些建筑的,后来都拆除了,就是便于人们可以看个清楚。

像秦冲这样重量级的人物来参赛实属罕见,他在中北部世界已经算是不可忽视的一位大人物了,来这边参加魔修会的普遍都是大宗师的水准。

原因很简单,能够突破成为皇者,去五州哪里都能混得不错,有的是地方要,何必来参加这种比赛来凸显自己的非凡来。

看f正版,8章…节上

在古域,皇者也是不可忽视的战力。

当然,来参加的也有化境武皇,并不多,很多域并不是用来伤人的,所以化境皇者并不意味着战力就强,打不过初境皇者的有的是。

幽蝉上场了,打的并不轻松,缠斗了好久才取胜,成功通过了初赛。

终于轮到秦冲了,他的战斗应该算是最短的。

对手一脚踢过来,结果被荆棘之壁反弹给震伤了,直接落败。

次日便是复赛,幽蝉的火修罗真身,碰到了一位初境武皇,这个人是这一次的夺冠热门。

幽蝉最终落败,实力差距明显。

秦冲再次一招败敌,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。下午则是混战,将一组过关的人放在一起,看点十足。

秦冲毕竟是外来的,古域的武者联合起来先对付他,结果变成了一虎搏群狼的场面。

这只虎太过生猛,把一群人打的满地找牙。

暗处有一双眼睛正在观察着。

“这个人名叫秦冲是不是?”

“没错!主人,他是宿黎招待的客人,从南门旺角那座岛上来的。”

“此人的魔像功极为了得,比我所见到过的任何人的都要厉害!只可惜他不是本土的人,要不然的话……说不定可以有一番大作为。”

“主人若是看重这个人,可以想办法将他留在青州嘛,不是本土的人没关系,住上几十年慢慢地也就会被同化了。”

“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,期待看看明天的决赛了。”

“主人,你说他的胜算有几成?”

“七成吧!秦冲所展现出来的本事,我看还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,洪文,你知道在古域最强大的魔像功是什么吗?”

“主人这个问题倒是把我给难住了,我见识过各种各样强大的魔像,但当之无愧的最强还真是不好评判。我想可能是云州那位圣母吧?不是说,血盟都是她一手建立起来的吗?她也是南部世界传说中的最强之人。”

“你倒是够会猜的,不对!虽然我没有机会见到这位圣母,但我从多方渠道里得知,这位传说中的人物拥有无可匹敌的血脉,却从未修炼过魔像功。”

“那属下就真的不知是谁了。”

“哈哈哈,你号称是青州的博学者,我这个大老粗也终于知道你所不知的事情啦。”

“主人是青州之主,活了这么多年,见识自然比我要大得多,不如你可不丢人。”

“哈哈,那我就告诉你吧,虽说我也是听我曾经的师父提及过的,这可能要追溯到几百年前了,最强大的魔像功是一个来自于北面世界的人所创造的。”

“哦?竟有这回事?”

“很意外吧,魔像功发源于古域这片土地,却是由一个北部的人发扬到极致,说起来多么的讽刺。”

“这个人肯定也是那个时代的顶尖强者吧?”

“应该是可以称得上是天下第一,这位强者所创造的魔像被称之为剑魔神像。他极为至强的剑修,同时也是魔道一途的巅峰之人。”

“哦?这么说来的话,这个秦冲的情况倒是有几分相似呢,他也是剑武者吧?”

“剑魔神像是配合剑术而发挥出恐怖力量的,可惜你我已经无缘去见到了。”

转眼到了第三天,魔修会最激烈的决赛日。

秦冲的对手修为和他不相上下,修炼的魔像被称之为六臂天魔,这具魔像一释放出来

焚天剑帝 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面见斧王

,这个人便等同于多了六条手臂。

六臂天魔手上各持有一件武器,各自拥有一种属性,这个人攻击起来简直不带停歇了。

秦冲被迫只能使剑,完全认真起来,两人给看客们呈现出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巅峰对决。

秦冲技高一筹,用剑法将天魔像不断摧毁,对方无力回天,终究还是落败了。

秦冲一路以黑马姿态获得了这一年的魔修会的桂冠。

当天下午,排名前五的人将去往天斧阁接受奖励,斧王会在宝阁之中接见他们。

除了秦冲这么一个外乡人之外,其他四位都是青州本土人士,一个个神色紧张又兴奋,斧王在他们看来,那是敬若神明一样的人物。

出面接待他们的是一位文士,在青州很难看到这么一个儒雅之人,一些人都知道这个人,他是洪文先生,是斧王身边的近臣。

秦冲一路少言寡语,来到阁中,终于是见到青州之主。

宝座上坐着一个胡须很长、一脸沧桑的大汉,异常高大,脸上有一道很长的伤疤,脚边立着一柄长斧。

这柄武器通体鲜红,散发出一股杀戮的气息,除了秦冲之外,闯入魔修会前五的另外四人,情不自禁地跪倒在地。

这柄战斧是可是顶级神兵,名为深红咆哮,是青州的一面旗帜。

秦冲看到四人都跪下了,他只是躬了躬身,以示对强者的敬畏。

“现在你们可以对青州之主提出自己的愿望了,谁先说?”洪文笑道。

四人纷纷看向秦冲,自然是摘的桂冠的人先来。

秦冲摊了摊手,“我排在你们最后面吧,我要跟斧王阁下单独谈。”

四人不客气,纷纷说了自己的愿望,有点斧王会当面一口答应,有的比较犯难,要让他考虑一下再给答复。

“秦冲,该轮到你了。”洪文对他早就很关注了,也很好奇地想要知道,秦冲究竟所为何来。

“斧王阁下,我不要任何奖赏,也无意留下来为你效力,只是想见一面,从你这儿打听两个人。”

斧王哈哈一笑,“你连我的奖赏是什么都不清楚,就直接一口一绝,怎么着,看不起我拿出来的东西?”

去北京华博医院怎么坐车
到北京华博医院怎么走
去北京华博医院怎么走
对北京华博医院的评论
去北京华博医院的路线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