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牡丹江资讯网 > 时尚

猎杀地狱恶魔 第一百四十七章 谁让我比你强一点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55:08

猎杀地狱恶魔 第一百四十七章 谁让我比你强一点

“全杀了吧……”

老头子这话说的云淡风轻,却让齐玄策心中有些许不知所措。

他一直以为老头子所谓的搞事,不过是教训教训,最多伤几个人,彰显一下圣地威风也就是了,却没想到,竟会是一场屠戮。

别看之前齐玄策对夜珑喊的厉害,但自始至终,他内心一直都是秉承了猎魔人的原则。

而在猎魔人世界中,真正的敌人永远只有一个,那就是地狱恶魔。

可是现在,老头子的指令说的明明白白,对于自由国度的成员,除了金袍老者之外,要全杀了……

齐玄策一时还真有些接受不了,因此,在夜珑走后,他却呆在了原地。

“你愣的跟隔壁二傻子似的,扮演电线杆子呢?”

老头子的声音在齐玄策心中适时响起,他虽远在中央塔,却好像对不死集市里的情形知道的清清楚楚。

“这叫什么话……”

齐玄策撇撇嘴,在心中说道:“拜托老头,那拍卖台上站着的不是猪也不是羊,屠夫这种事不是每个人都做得来的。”

“那你最好赶紧适应。”老头子的声音带了一丝戏谑,“老子年龄大了,屠刀早就放下了,如今得是吃斋念佛一心向善,所以啊,以后这种肮脏事就得你来干。”

齐玄策不满道:“我把倒霉二字刻脸上了?”

“不至于。”老头子说道,“可谁让你是我徒弟呢?老子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,可不就是为了处理像今天这种局面。”

“杀人我会。可总得有个原因吧?老头你知道我,装狠很累的。”

“真想要一个原因?”

“您要是方便的话最好给一个,不需要多正义,但求个无愧于心。”

“那好……”

老头子说着,声音却慢慢沉寂了下去,就在齐玄策等的不耐烦的时候,老头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

“其实很简单,不杀人,我就会死。”

这真是个很简单的原因,简单到,统共也就七个字,却让齐玄策感受到了一丝寒意。

老头子也会死么?

齐玄策没想过这个问题,在以前的无数次聊天扯淡里,老头子总喜欢把死字挂在嘴边,但那从来都是别人死,今天,他终于听到老头子说起了自己的生死,只是……怎么听怎么有一股扯淡的味道。

“您不是……忽悠我呢吧?”齐玄策轻轻试探着。

“乖徒,你什么时候变成话唠了?”

齐玄策揉了揉鼻子,“就是有些不敢相信,不过您说了算,不就是杀人么,咱现在也不是光杆司令了,动动嘴的事。”

老头似是点了点头,说了句:“搞定后,带那个金袍小弟弟来见我。”就此便在无声息了。

在经过这一番小小的交流后,齐玄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结有没有解开,但是,无论如何,他也不希望老头子死掉

,哪怕有万一的可能。

这自然无关于正义什么的。

这就是私情。

平匠巷虽然叫圣地,齐玄策也被称之为圣主,但他绝不想当圣人。

所以……

那就只好让自由国度去死了。

也因此,当齐玄策转身看向拍卖台上的金袍老者时,他说道:“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,我强一点,那我在面对你的时候,就有了选择杀戮还是和平的权力。”

金袍老者的脸依旧隐藏在蔷薇花面具之后,看不见脸,也就看不见表情,但从语调来看,这老者显然仍保持了一份高等猎魔人的沉稳,“大人可是选择好了。”

“嗯。”齐玄策点了点头。

“夜珑大人走了,所以我想……您的选择应该不是和平。”

齐玄策叹了口气,“被你猜到了。”

金袍老者忽然笑了,笑声断断续续,却真的是笑了,他说,“大人不必介怀,你们是圣地,在猎魔人世界当然想杀谁杀谁,就像我们是自由国度想抢谁就抢谁一样,都是一个道理。”

齐玄策扬了扬眉,“你倒是很豁达……”

金袍老者道:“不只是豁达,实际上,大人这种行事,本来就是我自由国度的最高追求,真正的自由,不就是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吗?我们只是同一种人而已。”

齐玄策摇头叹道:“见你这么懂事,我都不好意思下手了。”

“完全没必要,我们也不是地里的萝卜说拔就拔,大人要杀我,不管结局怎样,我总是还要反抗一下的。”

听了这话,齐玄策忽然笑了:“你终于猜错一次了,自由国度的其他人会死,你倒是还可以能活一活,只是能活多久就不好说了。”

话音落地,齐玄策不再废话,而是对贾仁以及半空中的小耗子道:“去吧,干净麻利快些,别整太血腥,这么漂亮的地方,弄一地肠子和碎肉像什么样子……”

贾仁欠了欠身,领命向拍卖台走去,小耗子早就不耐烦了,吱吱两声,小小身形在虚空中忽隐忽现,如一道弯月,直射拍卖台而去。

眼见自己这方动手,长崎看了看齐玄策欲言又止。

齐玄策明白这个娇小女孩的心思,恐怕她一直以为这场争斗是因她而起,所以也想上去帮忙,问题是打打杀杀这种事,还是得讲究个量力而行。

就像金袍老者说的那样,自由国度不是地里的萝卜,这种顶级组织的实力还是不能小觑的。

因此,齐玄策笑道:“咱们待在后面看看就行了,徒儿,来来。”

一旁的江小流听见了齐玄策的招呼,连忙凑了过来,小胖子深知自己几斤几两,这种层次的生死斗争他那点东西实在掺和不了。

“师父,您今天真是太帅了。”江小流一脸崇拜的说道。

“好好干,以后你也有的帅,现在先陪长崎小姐去一旁坐坐。”

江小流兴奋的点着头,回身对长崎小声道:“师娘,咱去那边待着吧……”

这声师娘叫的长崎略有些面红耳赤,但她却没分辨什么,顺从的冲齐玄策点了点头,向一旁的座椅处走了过去,江小流自是屁颠屁颠的陪着。

“师娘……”

听了自己徒弟的马屁,齐玄策在心里琢磨着,娶个日本小娘子么?暖被窝似乎还凑合,但结婚这种事,好像还早了点儿……

轰!!!

就在齐玄策瞎想胡想的时候,大厅中突然响起一声巨响,整个拍卖台瞬间炸的稀烂。

战斗,好像已经开始了。

荆州治疗牛皮癣医院
吐鲁番好的性病医院
亳州治疗性病的医院
荆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吐鲁番好的治性病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